福建平潭100亩“问题”土地增值5000倍 损害了国家多少利益?

来源:中和网     时间:2021-08-03 17:23:02     

  ——为官避事平生耻,不作为也是作风问题,庸政、懒政同样是渎职。

  近日,驻京多家媒体以《违法变更?福建平潭100亩“问题”土地背后的迷雾》为题披露了:“100亩土地在‘科研用地’的幌子下,以20万的价格出让给中国地理研究院(负责人林文盘教授,平潭人)。之后,该‘问题’土地被流转多次、层层加价(从20万的科研用地违法变更为如今价值约10亿的商服用地,疯狂增值近5000倍)倒卖至今仍未开发建设。”如今,此事件已被多家媒体广泛关注,然而,平潭综合实验区管委会及相关监管部门未作出任何反应。难道不应该及时依法查办、收回土地使用权、重新公开进行“招拍挂”,立即纠错止损,给人民、给国家一个交代吗?

  据报道,1992年,平潭政府同意划拨位于“平潭流水镇湾底沃村的100亩土地”给中国地理研究院,用途为“科研用地”。仅仅一年之后的1993年8月10日,中国地理研究院便将这100亩土地加价至450万元转卖给“北京市第三城市建设工程公司”;二十天后的1993年8月31日,北京市第三城市建设工程公司经手将该宗土地作价450万元转卖给“山西省太原市方圆机械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及实际控制人是山西太原的张风辰。因这100亩土地,北京市第三城市建设工程公司和张风辰于1993年成立了“平潭京岚物业公司”,将100亩土地办到该公司名下。至此,该土地在未办理土地证的情况下,已经被非法倒卖了三次,一次次的名为股权转让实际上就是倒卖土地。

  1994年,平潭京岚物业实际控制人张风辰在办理好土地证后,于1997年4月30日用该公司100亩的土地证,向平潭建行办理抵押贷款254万元,张风辰和建行一起到平潭国土局用地科办理了土地抵押的他项权证,同时该土地证被建行收押保管。后因京岚公司张风辰未能如期偿还建行贷款,建行将其诉到平潭法院并对该宗土地申请查封冻结。

  2002年3月15日,京岚物业公司张风辰在100亩土地仍被法院查封、冻结期间,谎称土地证遗失,向平潭国土局提交申请补办国有土地使用证,并声明原国有土地使用证作废;2002年3月27日,原平潭县国土局在未经查档核实的情况下,就作出了《关于作废平潭县京岚物业开发有限公司国有土地使用权的通知》。当日,经平潭县人民政府批准,平潭县京岚物业开发有限公司补办了国有土地使用证。

  2009年8月10日,国土资源部和监察部联合发文:“国土资发(2009)101号,文件明确规定,一:工业用地(含科研用地)不得改变土地用途,不得兴建职工住房。改变土地用途用于商业、旅游、娱乐、商品住宅经营性用途的 ,一律收回土地使用权重新招标拍卖挂牌出让;二:各级监察机关、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要认真履行职责,擅自批准调整改变用途的,要认真纠正和查处,特别对领导干部以任何形式违反规定插手的,要坚决予以查处,对领导干部中违规违法造成重大损失或恶劣影响的要实行问责。”并且,国土自然资源部规定的土地闲置满2年政府就要无偿收回,土地未开发25%以上禁止买卖,所以京岚物业的100亩多年未开发,属于闲置土地,政府应予以无偿收回。

  2010年7月5日,张风辰为了变更京岚物业公司100亩土地的用途,委托平潭人高仁俊办理变更土地用途,暂时将平潭京岚物业的100%股权转让给平潭人张毅(实际控制人是平潭人高仁俊,张毅是高仁俊的妹夫)。

  据张风辰在控告状表述,高仁俊称在平潭和政府官员关系非常好,高仁俊能帮张风辰变更京岚公司的土地用途。然而,在土地变更好后,高仁俊不归还京岚公司股权给张风辰,导致张风辰近10年向多级公安机关报案告高仁俊诈骗。

  2012年和2014年期间,平潭综合实验区管委会分别出了会议纪要,同意京岚物业的100亩土地进行评估补交1592万差价,容积率2.3,直接从科研用地变更为商服用地用于房地产开发,同时将原流水镇湾底沃偏僻的角落给置换到环岛路这边繁华的位置(从几百万的科技用地违法变更为价值几个亿的商服用地,升值100倍),并做了公告。于2017年5月,成功办理了关于土地变更性质的一应手续。

  2018年6月,张毅又将京岚物业的100%股权转让给高仁杰(高仁俊的弟弟)和李兵兵(高仁俊的弟媳)的两个公司。

  媒体介入后,平潭综合实验区管委会官方回应称:“平潭县京岚物业开发有限公司项目用地自1992 年土地出让至今已近30年,因早期国家土地管理相关法律法规并不完善,以及缺乏相关监管技术手段,土地出让后难以形成有效监管,土地出让后未及时动工建设现象在全国各地普遍存在,表示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些历史遗留问题,解决起来往往也更为困难。一方面,历史遗留问题经过时间沉淀、各种因素交织,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同时,背后还可能存在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解决起来牵扯范围广,涉及人数多,有可能“伤筋动骨”;另一方面,一些地方领导或不愿为前任“背锅”,或存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鸵鸟”心态,破解难题的积极性不高。

  关于福州平潭100亩“科研用地”土地被多次倒卖、违法变更土地性质为商服用地(疯狂增值5000倍)时任领导监管不力导致国家经济损失近10亿元人民币一事,以及相关部门无视银行抵押贷款违规补办国有土地使用证等问题,越是难以解决,越要抓紧解决,不能新官不理旧账,将历史遗留问题越拖越大、越拖越难,陷入无限恶性循环中。

  来源http://www.jinriguanzhu.com.cn/art/16936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