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者绝非糊涂之人——论大同“糊涂案”的高明之处

来源:贵安新报网     时间:2021-06-21 11:54:12     

  《红楼梦》中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说的是,那贾雨村“夤缘复职”后,新补授了应天府,一上任就遇到一起人命案:人称“呆霸王”的薛蟠为争夺一个被出卖的女婢而打死了小乡绅之子冯渊。贾雨村本欲“严肃处理”,却又受了出身于“葫芦庙”里的小沙弥的门子的“点拨”,为勾结“金陵四大家族”,胡乱了结了这起案件。“葫芦”者,糊涂是也。“糊涂官”因徇私枉法,把简单明了的案件办成“糊涂案”。 其实,“葫芦”者绝非糊涂之人,乱判“葫芦案”,是为了攀附权势,捞得“护官符”,巩固自己的地位。

  近日,大同“糊涂案”被多家媒体高频率曝光:大同市浩海地产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浩海公司)欠项某伟个人本息共计2501万元,在多次催促后仍未偿还欠款,无奈走向法庭。一审债权人胜诉,但在二审阶段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高存慧法官却判处:浩海公司与项某伟签订的《大同市商品房买卖合同》系双方之间借贷关系所作担保的依据为无效。做了“葫芦僧”,把一场清晰的民间借贷纠纷案最终给判成了“糊涂案”,导致债权人无法讨还被欺诈的两千多万巨额资金。

  据《民间借贷案判成“糊涂案”——大同中院是彰显法律正义还是做了“葫芦僧”?》文章显示:2012年6月25日,浩海公司向项某伟个人借款1100万元、2012年8月31日浩海公司向其借款500万元,2012年11月28日浩海公司又向其借款 500 万元,以尾数为0749的银行卡向浩海公司的代理人项立军、刘彩琴名下,合计 2100 万元(有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4份、名下银行卡流水1份)。

  其后,因浩海公司不能按时还本付息,于2013年9月 26日,项某伟与浩海公司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同日,浩海公司又与项某伟签订了《房屋回购协议书》《补充协议》各一份,并有《承诺函》、浩海公司浩政【2012】012号股东会议纪要,协议约定由浩海公司在 6 个月内以同样价格回购项某伟购买的商品房,其后浩海公司只支付了项某伟 300 万元及混凝土抵债 243.182万元。至今,浩海公司既没有履行回购义务,也没有还本付息(有短息记录、通话录音及通话记录单)。无奈之下,受害人项某伟到法院提起诉讼,诉求浩海公司偿还其本金及利息2501万元。2019年6月13日,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大同市浩海地产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偿还项某伟借款本金及利息 2501 万元。至此,一桩清晰明了的借贷纠纷案本应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然而,“猫有猫道,鼠有鼠道”,眼看“欺诈梦”即将破碎的浩海公司再次使出无赖招数,于2021年,浩海公司在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提起诉讼,诉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诉讼请求(一、确认双方于 2013年9月26日签订的《大同市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二、判令项某伟协助原告办理撤销网签备案登记)。

  2021年4月30日,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葫芦僧”粉墨登场,开启“葫芦案”的枉法判决:一、撤销平城区人民法院( 2020)晋 0213 民初 2707号民事判决;二、浩海公司与项某伟签订的合同编号为YS0019704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为终审判决。把一场清晰的民间借贷纠纷案最终给被判成了“糊涂案”,直接导致受害人项某伟无法继续追讨欠款。

  有相同案例显示:《岑巩县德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杨某杰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0)最高法民申2155号。最高院认为,让与担保是我国现行法律未明确规定而在经济活动中广泛存在的一种非典型担保。杨某杰与德意公司在《借款合同》还款期限届满前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约定杨竣杰向德意公司购买案涉房屋,但杨峻杰并未实际支付购房款。杨峻杰、德意公司、余军均认可签订该《商品房预售合同》的真实目的不是买卖房屋,而是为(借款合同》提供担保。德意公司虽未向杨竣杰转移案沙房屋所有权,但该《商品房预售合同》具有担保功能。杨竣杰和德息公同之间构成让与担保关系。《商品房预售合同》由德意公司时任法定代表人余军代表德意公司签订,且加盖德意公司印章,依法对德意公司发生效力。

  德意公司主张其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时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该合同为无效合同。最高院认为,商品房预售许可制度主要规制一般商品房预售合同,即房地产开发企业向买受人出售尚未建成的房屋并转移房屋所有权、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主要目的是维护房地产开发秩序及商品房买卖交易安全、保障购房者利益。案涉《商品房预售合同》形式上是商品房买卖关系,实质上是《借款合同》的担保。终,最高人民法院依法依规驳回岑巩县德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支持《商品房预售合同》存在的合法效力。如此,相同的案例、同样的担保合同,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为何与最高人民法院背道而驰?背后到底有何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法律界人士称:“在我国实行房产买卖“网签”制度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开发商利用商品房预售合同备案登记的时间差进行一房二卖、一房多卖,套取银行贷款和购房客户房款,保护购房人实现权利的重要手段。”

  人民法院是化解矛盾、解决问题、惩治罪犯、坚持公正司法,守护公平正义的国家重要司法机关。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高存慧法官对此案的判决完全可以说是在戏弄民众和国家宪法。他的判决“糊涂”中不乏“高明”,首先从法律层面上看不出什么不妥住处,巧妙地规避了“枉法”这一事实的帽子;同时为老赖欠债不还债找到理由、坐实了口实,把一桩简单、清晰的借贷案子搞得似是而非,把一潭清水搅浑,让受害人项某伟追讨无门。这样的判决完全违背了立法的本意和目的!由此,可见高存慧法官的高明之处——“葫芦”者绝非糊涂之人!

  来源:http://www.gaxqxww.com/msheng/4751.html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