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实名举报 股东1.5亿欠款遭催讨 拟IPO企业金冠电气实控权是否会变化?

来源:中青法制网     时间:2021-02-01 12:30:53     

  

\

作者:夏天

  ━━━━━━

  上市本应该是一件喜庆的事情,然而,金冠电气却因为三股东此前欠下的债而被人实名催讨。

  2021年1月22日,科创板2021年第8次上市委会议结果显示,金冠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冠电气”)首发获通过。金冠电气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总数为不超过3,402.7296万股,募集资金4.26亿元,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

  然而,刚过会没几天,金冠电气就遭遇了实名举报。

  2021年1月27日,新浪微博名为“四川宏丰吉”的微博主向金冠电气三股东催讨1.5亿欠款。旧账翻出,股权是否存在代持?有没有被追偿或执行的风险,从而引起股权的重大变化?

\

  金冠电气的故事

  公开资料显示,金冠电气于2005年注册成立,主营业务为金属氧化物避雷器、开关柜、环网柜(箱)、柱上开关、变压器(台区)、箱式变电站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此次登陆A股科创板,金冠电气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总数为不超过3402.7296万股,本次发行后,发行人的股本总额将变更为13,610.9184万股,其中公开发行的股份将占发行人本次发行后股份总数的25%,与此相对应的是,金冠电气此次IPO可同时募集4.26亿人民币,用于金冠内乡智能电气产业园建设项目(一期)、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不过,就在金冠电气上市的关键环节,市场上却传出了金冠电气三股东的巨额欠债,这让人不得不感叹,金冠电气上市不简单。

  2021年1月27日,据新浪微博名为“四川宏丰吉”爆料显示,“拟上市公司金冠电气第三大股东席春迎欠我公司1.5亿债款,多年未还,我司于2020年7月7日已委托黄嘉锡律师事务所向席春迎发送《催款函》,但至今6个多月的时间里,席春迎没有做出任何回复,包括电话、信息、邮件”。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这是金冠电气第三大股东席春迎在金冠电气上市前欠下的一笔债务。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5年10月14日,席春迎曾向四川宏丰吉实业有限公司借入1.5亿元人民币,然而,后续由于种种原因,对方并没有偿还,并且债权人通过各种方式无法联系,故而在微博进行实名“讨债”。

  那么,席春迎是谁?作为金冠电气第三大股东,其对金冠电气又有什么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席春迎原为中国籍公民,2013年1月取得新加坡国籍。自1986年以来,其曾担任君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员工、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和董事长、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河南永盛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豫北转向系统(新乡)有限公司董事会副主席、今凯基因药物实验室(南阳)有限公司董事、中国首控集团有限公司(HK1269)董事局主席兼执行董事等。

  值得注意的是,席春迎还是金冠电气设立时的发起人之一——工商资料显示,早在金冠电气成立的时候,光大财务就是发起人,金冠电气最初由河南金冠王码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光大财务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光大财务”)合资设立,注册地址为河南省南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注册资本为4000 万港元,其中光大财务出资2040港元,持有其出资比例的51%,也就是控股股东,而作为光大财务的实控人,席春迎正是光大财务香港有限公司的发起人,也就是说,光大财务只是由席春迎实缴2040万港元注册资本成立的一家公司。

  也就是说,作为金冠电气曾经的实控人,这笔高达1.5亿元的债务对金冠电气也将产生一定影响。

  不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金冠电气不仅仅是第三大股东席春迎被爆债务问题,2021年1月28日,关于金冠电气更多的秘密还被四川宏丰吉公司向证监会实名发出的举报信披露出来,在该举报信中,举报人明确表示,“席春迎就是金冠电气的实际控制人。”

\

  据该举报信显示,如今,樊崇通过万崇嘉铭成为金冠电气的实际控制人,然而,万崇嘉铭的注册地址则为首控集团在深圳的办公场所,而席春迎即中国首控集团有限公司(HK1269)董事局主席兼执行董事,与此同时,据举报信显示,席春迎还曾对举报人明确表示,“他才是金冠有限的实控人,控制了金冠有限过半股权。

  主要包括:1)他通过席氏投资有限公司(香港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深圳鼎汇通实业有限公司,持有金冠有限11.31%股权;2)何耀彬是其外甥,其1.88%股权也是替他代持的,平时代表他参加董事会,参与公司管理;3)樊崇就是他的小兄弟、代持人,由于他已经是外籍人士,需要扶植代理人出面,才能保证金冠有限是内资控股企业,享受相关政策。

  综合起来,他控制的股权超过60%。一旦金冠电气上市,席春迎即可套现,同时偿还宏丰吉的借款。”

  与此同时,据举报信还显示,“席春迎通过合协创投,从2005 年至2014 年期间,还曾先后控制管理了金冠有限(即金冠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淅减减振器、三博齿轮、爱迪德、普康药业、豫北转向器等公司。”

  在举报信面前,金冠电气的控股股东成谜。

\

  勇闯科创板的金冠电气到底成色如何?

  在债务问题、实名举报信面前,种种事实说明,勇闯科创板的金冠电气并不是一家优质科创板公司,而且,公开资料显示,由于种种不能回避的问题,尤其是控股股东问题,这让金冠电气的上市过程一波三折。

  2020年11月23日,据上交所官网披露的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108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显示,金冠电气首发申请被暂缓审议,此次暂缓审议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科创板上市委会议上,金冠电气股权代持安排真实性再次被提及——审议结果显示,金冠电气前身金冠有限历次股权代持安排的真实性及发行人是否存在潜在的股权权属纠纷被重点关注。

  对此,发审委要求发行人进一步说明:(1)2014年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后,发行人董事会构成情况、发行人股东会和董事会的决策程序以及樊崇作为实际控制人的证据;(2)光大财务等为席春迎代持股权期间,发行人董事会和经营管理机构的构成及与席春迎之间的关系,金冠有限在光大财务等代持期间相关的董事会及经营管理决策程序,席春迎是否实际控制金冠有限。请保荐人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众所周知,金冠电气的控股股东一度是席春迎,其通过光大财务进而成为金冠电气的控股股东,不过,后来,金冠电气的控股股东转为樊崇。

  据金冠电气招股书显示,在金冠电气IPO上市前,金冠电气的控股股东已经变更为一家名为深圳万崇嘉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万崇嘉铭”)的投资机构。截至目前,在金冠电气中,成立于2015年的万崇嘉铭共持有其50.0679%股份,自然人樊崇则通过100%持股万崇嘉铭,成为了金冠电气的实际控制人,与此同时,席春迎及光大财务也就失去了对金冠电气的控制权,目前只是通过鼎汇通持有发行人11.3077%的股份。

  樊崇是如何成为金冠电气的实控人的?是否真的是金冠电气的实控人?中间是怎样一个过程?

  据金冠电气向证监会提供的资料显示,2014年4月25日,樊崇以承接金冠有限9706.9万元的债务为对价,从Wilson Sea实际控制的华星国际和合协创投分别受让发行人56.67%和6.66%(合计63.33%)股权。双方根据金冠有限当时的净资产情况,整体约1.53亿价值协商确定对价。其后,樊崇和万崇嘉铭以金冠有限2016年度股东分红款1357万元、以2017年12月转让金冠有限0.81%股权给中创信和德瑞恒通获得的1012.5万元以及以转让金冠有限4.87%股权给青岛光控6075万元的价格偿还所承接的上述9706.9万元的债务。

  不过,就此回复,科创板上市委还要求金冠电气结合2017年12月股权转让估值的确认方法和依据,进一步说明上述承债时点按照1.53亿价值确定股权转让对价的公允性以及上述9706.9万元承债安排的真实性;樊崇是否实际上一直代Wilson Sea持有发行人股份,保荐代表人需要发表明确意见。

  就种种事实来看,两个实控人,即樊春迎及樊崇之间关系匪浅,也难怪科创板上市委会重点关注。

  从金冠电气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樊崇的简历来看:

  1998年9月至2001年11月,任南阳晚报社经济版编辑、记者;

  2001年11月至2002年10月任中国经营报社财经版记者;

  2002年10月至2004年5月,任民生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职员;

  2004年5月至2005年9月,任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副总裁;

  2005年9月至2007年11月,任合协创投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2007年12月至2008年2月,任合协创投副总经理;

  2008年2月至2009年6月,任金冠有限董事兼总经理;

  2009年6月至2018年6月,任金冠有限董事长兼总经理;

  2018年6月至今,任金冠电气董事长兼总经理,兼任万崇嘉铭执行董事、金冠高新分公司负责人、南阳三博汽车齿轮有限公司监事。

  对比来看,二者都曾任职民生证券和兰尉高速,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金冠电气的自然人股东当中,符建业、张威、赵志军、谢清喜、马涛均是2016年2月从发行人前实际控制人席春迎实际控制的公司合协创投处受让取得发行人的股权,也就是说,在2016年也就是报告期内的前一年,席春迎开始转让部分股权。

  中间是否存在代持问题,谁是金冠电气的实控人,即便金冠电气最终上市,这依旧是一个无解之谜。

  金冠电气招股说明书还显示,樊崇作为金冠电气发行人还存在大量关联公司。报告期内,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及其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及其配偶、配偶的兄弟姐妹、成年子女的配偶、配偶的父母)控制的除发行人及其子公司以外的企业共60家;截至问询回复出具之日,60家企业中已注销/解散企业31家,已转让给第三人的企业10家,仍存续的企业19家。

  除了实控人问题之外,金冠电气的科创板属性也遭到市场质疑。

  金冠电气招股书显示,金冠电气技术先进,然而,在特高压避雷器市场当中,包括西电西避、抚顺电瓷、平高东芝(廊坊)等都具备与其核心产品相似的成熟产品,这也证明,金冠电气的核心技术一般,并没有任何创新性,与科创板要求的科创企业定位并不相符。

  在产品质量问题方面,金冠电气也是问题频出,屡因质量不合格被主要客户阶段性限制投标,比如2020年5月19日,国家电网公司电子商务平台发布“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关于供应商不良行为处理情况的通报(2020年5月)”,金冠电气供给国网浙江公司的10kV变压器于2019年10月抽检时被发现存在质量问题。

  在质量问题的影响下,金冠电气的收入也停滞不前。

  据金冠电气招股书显示,金冠电气在2017年至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0,971.87万元、51,053.59万元、50,589.45万元,而根据业绩预告披露,金冠电气在2020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51,000.00万元至56,000.00万元,营业收入几乎呈停滞状态。

  与此同时,招股书还显示,金冠电气在2017年至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7,389.56万元、4,612.28万元、6,414.45万元,对应毛利率分别为,金冠电气在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40%、34.25%、34.11%及35.30%,整体呈下降趋势。

  据金冠电气招股书显示,金冠电气搞到80%的营收主要来源于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20年1-6月,公司通过直接招投标方式合计获得国家电网及南方电网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2,717.10万元、40,708.32万元、37,406.36万元、16,260.08万元,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3.81%、79.74%、73.94%、69.91%,客户集中度较高。

  由此可见,无论是从科技属性还是从营收、客户集中度等多纬度分析,在科创板上市公司当中,金冠电气都成色不佳。

  而且,其还存在实控人之谜,假如金冠电气的实控人为席迎春,在其还债1.5亿压力下,金冠电气还面临募集资金被大股东挪用还债的风险,甚至股权发生变更。

  金冠电气未来将何去何从?

  GPLP犀牛财经将持续关注。

  来源:http://www.zhongqingfzw.com/cn/gn20210201/YE1C10815XZ.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