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个“即买即退”退税服务能成功拉动奢侈品消费吗?

来源:     时间:2020-06-01 16:17:51     

  考虑到新冠疫情对入境旅游市场造成的巨大冲击,目前能够享受到恒隆广场“集中退税”服务的主要是长居中国的外籍人士。

上海恒隆广场一角。图片来源:IC photo

  上海恒隆广场一角。图片来源:IC photo

  购物、退税、完成手续......在欧洲,许多旅客对这套便捷的退税流程并不陌生,而同样的服务在上海也能找到了。

  2020年5月1日开始,上海恒隆广场成为全国首个即离境退税即买即退集中退付点。

  土耳其人Zafar Engin成为第一个在恒隆广场使用即买即退集中退付点服务的外籍人士。他此前对界面新闻表示,“我是来中国参与专项工作的,想顺便购买一些物品带回土耳其。这里购物选择多,而且出示了护照,办理手续后,当场就能拿到退税。这很方便,购物体验非常好。”

上海恒隆广场离境退税即买即退集中退付点

上海恒隆广场离境退税即买即退集中退付点

  2019年,上海新世界大丸百货、芮欧百货和百联奥特莱斯成为上海首批离境退税即买即退的试点商场。而“即买即退”指的是凡是符合条件的境外旅客在试点退税商店购物,获取《离境退税申请单》后,都可先行该商店内领取相当于退税物品实退增值税款等额的人民币现金。

  恒隆的“即买即退”也是退返增值税。自2019年4月1日起,中国实施了新的增值税减让措施,制造业等行业的适用税率从16%下调至13%。相应地,离境退税物品退税率也做出了同步调整。

  退税物品的退税率由原先统一的11%,调整为11%和8%两档:适用税率为13%的退税物品退税率为11%,而适用税率为9%的退税物品退税率则为8%。

  这对于中国“离境退税”服务的广泛落地和模式的多元化创新是一个利好。以上海市为例,截止2019年底,该市离境退税点约有450个,光静安区的离境退税点就有94个,占全市总数的21%。

  而去年一些商场试点的离境退税即买即退为“单户退付模式”,即由单个商户完成结算退税工作。不过,由于每个大型商场的运营和资金结算模式不同,顾客在不同的商场购物,有些货款是由商场方统一结算的,有些则是由品牌店铺各自结算的,这对于使用“即买即退”服务的消费者而言还是较为麻烦。

  因此,这次恒隆广场设立的即买即退集中退付点,就是为店铺规模较小、现金管理有难度的离境退税定点商户提供便利。

  退税代理机构进驻恒隆广场之后,可以帮助这些品牌商户集中支付退税。境外旅客可以持相关退税凭证,到这一集中退付点当场领取退税等额的人民币现金。

上海恒隆广场。图片来源:IC photo

  上海恒隆广场。图片来源:IC photo

  Zafar Engin还告诉界面新闻,拿到现金之后,他准备再去买些小礼品。确实,离境退税即买即退模式本就意在释放现金,促进入境旅客的二次消费。

  正如上海恒隆广场总经理张琳娜对界面时尚所说,“这样的政策无疑方便了顾客,提升他们消费的意欲,且顾客可以当场领取现金退税款,有助于他们当场再消费。”

  不过,这次在恒隆广场设立首个即买即退集中退付点,显然意在促进奢侈品的疫情后消费。作为高端商铺,上海恒隆广场内超过50%的入驻商户是奢侈品牌。

  而界面时尚记者在国家税务总局上海市税务局网站上看到,上海市税务局在5月1日还正式新增了第三批共33个“即买即退”试点退税商户,这些商户大多为奢侈品牌,其中就包括了爱马仕、Louis Vuitton、Bvlgari、Tiffany、Gucci、Fendi、Prada等顶级奢侈品牌。

  这些奢侈品牌在恒隆广场均有设店,境外旅客在这些品牌门店购物后,即可到恒隆广场的集中退付点领取退税现金。

图片来源:IC photo

  图片来源:IC photo

  然而,考虑到新冠疫情对入境旅游市场造成的巨大冲击,目前能够享受到恒隆广场“集中退税”服务的主要是像Zafar Engin这样长居中国的外籍人士。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旅游学副教授王永刚告诉界面时尚:“退税本身针对境外游客,在当下,入境游市场基本停下来了,可能只能服务那些生活在上海的外籍人士了。”

  但长远来看,包含了市内退税、即买即退等方式的离境退税制度究竟能多大程度上促进奢侈品和美妆产品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要解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理解离境退税政策服务的对象和政策空间。

  在欧洲、日本、澳大利亚、泰国等入境旅游产业发达的国家和地区,离境退税制度已经成为服务入境旅游经济的重要政策之一。近几年,中国在深化增值税改革的同时,也在不断细化和完善离境退税政策和服务,这都有利于促进中国入境旅游产业的发展。

  在改革开放初期,入境旅游是中国旅游业最早启动的部分,也是创汇的重要产业。不过,在过去四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入境旅游的增长却较为迟缓,国内旅游与出境旅游的增长则大幅度的赶超。

  入境旅游的发展与一国政治、经济、文化等综合实力和竞争力紧密相关。王永刚向界面时尚指出,“在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发展入境游已经成为自上而下的共识。”

外国旅客在上海。图片来源:IC photo

  外国旅客在上海。图片来源:IC photo

  目前,上海市领跑全国在境内首批指定商场试行“即买即退”退税服务,以提升离境退税服务的便利度。而处在静安区的芮欧百货、新世界大丸百货、恒隆广场等高档商场相继成为了市内“即买即退”的试点商场。

  不过,介于即买即退策略主要针对的是外国游客,其影响力暂未触达本土消费者。王永刚向界面时尚指出,“我了解到多数入境游客,消费能力并不强。相信以后会拓展到其他层次的商业业态。”

图片来源:IC photo

  图片来源:IC photo

  此外,虽然中国已经成为奢侈品和美妆消费大国是不争的事实,中国本土的奢侈品和美妆的供给端仍主要集中在欧美等国。

  根据贝恩公司与意大利奢侈品行业协会Fondazione Altagamma近期发布的《2020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春季版》,中国正成为引领新冠疫情经济复苏的先锋,预计至2025年,中国消费者对全球奢侈品消费总额的贡献率将达到约50%,成为全球奢侈品行业反弹增长的关键引擎。

  而中国市场上的奢侈品和美妆产业仍以进口商品为主。因此,国内的离境退税制度能否有效顾虑奢侈品和美妆产品在国内市场的消费,也取决于退税后商品国内外价格的比对结果。

  要知道在这些商品的价格中,除了增值税之外,还包含关税。2018年7月1日,在国务院相关部门政策调整下,服饰鞋帽产品相关的进口关税平均税率由原来的15.9%下调至7.1%。

  但离境退税免除的只是增值税,而没有免掉进口关税,因此进口奢侈品的价格仍要高出欧美供给端的价格。

  为了吸引日趋增多的中国游客,“支付宝”、“微信”等字样在日本的购物中心随处可见。图片来源:IC photo

  因此,在推进退税的同时,促进免税政策的发展也很重要,其对于拉动中国香化商品和奢侈品消费增长的前景也非常广阔。

  在过去5到10年,中国出境游客已经成为全球免税市场的消费主力军。以在世界免税行业销量占比1/5的韩国免税市场为例,根据市场信息调研公司Daxue咨询的一篇研究文章,中国消费者2018年在韩国免税渠道花费了834亿元人民币,占韩国当年免税商品销售总额的73.4%。而这其中,奢侈品和化妆品消费占比相当重。

  这意味着中国消费者在免税渠道拥有强大的消费能力。自2011年开始,有关部门也密集出台了离岛免税、入境免税、电商法等相关政策来吸引和鼓励境外消费回流。

  不过,目前在国内经营免税店需要持有政府颁发的牌照,目前仅有中国国旅下属子公司中国免税集团(以下简称中免集团)和中国出国人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出服)这两间公司具备国务院批准经营免税商品的资质。

  仅就上海而言,目前有资格经营免税商品的公司有两家,分别是中出服和日上免税行。而日上免税行目前由中免集团控股,后者于2018年通过收购外资企业“日上免税行”51%的股权,控股了其在北京与上海的公司。

  目前,上海仅有中服上海免税店为市内免税店。上海市政府在近日印发《关于提振消费信心强力释放消费需求的若干措施》的通知中指出,将支持免税品经营企业增设市内免税店。

  但市内免税点网络的建成仍需时日。王永刚告诉界面时尚记者,短期之内中国免税行业的投资机会仍在海外。“一旦条件允许,出境游重启,中国游客到哪里去,哪里就将成为国内免税业巨头收购当地免税店的战场。”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