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原油宝:中行充当做市商 银保监会研究补监管漏洞

来源:     时间:2020-04-27 10:26:05     

  “这几天反省,为什么会身处这鬼故事一样的情节,直到现在才补上期货和美油的知识。我多么痛悔我的草率鲁莽贪心啊,多么希望时间能倒流。” 中行原油宝事件仍在继续,维权群里的投资人们还在经历“鬼故事”一样的心情。

  投资人们比任何时候都在努力研究原油、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等问题,尽管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金融从业者,甚至不少中国银行的员工。山东的一位陈女士是中行的前员工,她表示以前极信任中行,这次也恨铁不成钢:“中行一直以保守著称,业内都知道,我一直没想明白这次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故。”

  “我们给银保监会、证监会都实名投诉了。”早在事情发酵之初,就有投资人都联系了监管部门。据投资人反馈,目前已向银保监会和各地银保监局递交材料,而证监会热线表示该事件不在受理范围内。此外投资人们还联系了国家信访、公安等部门。

  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记者了解,银保监会及各地银保监局,都和银行问询、收集材料,内部研究和处置相关问题,以尽快给出解决方案。

  原油宝挂钩账户原油,不涉及现货交易,因为被称作“纸原油”。类似地,银行还有纸黄金等“账户商品“交易产品,这些产品都将面临监管约束。这些产品在过去几年间,由多家银行金融市场部推出的创新型投资产品,而现在消费者们所诟病的”降低(商品期货)投资交易门槛“,却曾经是产品的宣传点,为投资者参与商品期货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记者了解到,这类虽然是个人理财业务,但该类产品并非由资产管理部设计的标准理财产品,而是金融市场部所创新的一种账户交易/投资业务。在目前的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等相关法规中,并未对这类业务有明确的要求,仍然是监管空白。

  “法律现在这方面是缺失的,行业监管上对原油宝产品此前应该没有禁止性规定。”中闻律师事务所马海涛表示,“但如果银行对产品风险等级的评估与投资人风险承受能力不匹配,应该是在产品销售以及风控上存在不合规。”

  创新业务都是从“法无禁止”开始。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记者查阅行业文献,尚未找到对账户能源、账户贵金融等产品的禁止性规定,但亦无监管约束的规定。近年出台的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的重点在于去杠杆、去通道,亦未覆盖此类业务。

  投资者们的维权还在继续。日前网上流传一张截图显示,截至4月20日,有多头持仓客户3621户,合计持有多头约141.57万桶,以-37.63美元/桶的价格进行结算,据此测算多头客户持仓亏损约2.1亿元,还需向银行补上3.7亿元保证金。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多方核实,这仅是某地分行的统计情况,而总的受波及客户及金额,仍有待官方披露。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从产品约定来看,结算价、保证金平仓等操作问题,中国银行其实并不违规;中国银行如何“在法律框架内承担应有责任”,还要看监管机构对其责任认定。但原油市场的“史诗级暴跌”也让中国银行遭受到了“史诗级”的信誉危机,投资者们仍然等待说法。

  但这个事情并不是孤例。“其实国外也有(因油价导致金融机构投资巨亏),只是没有被报道出来。”一位外资投资人士表示。而据报道,国外机构亦请求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调查芝商所(CME) “可能的市场操纵、系统故障或计算机编程故障”是否导致油价跌至零以下。

  解构原油宝:银行充当做市商 极端市价拉大损失

  与期货交易所做交易时有两种交易结构,一种是做市商(OTC),一种是经纪行(broker)。期货交易所有一个交易池(ring circle),一群交易员围绕一个台子坐,后面有人拿着电话和笔,看市场报价、互相喊话交易,是最早的期货交易形态,但是现在交易池变成了电子盘,可以有更广泛的人参与。

  与股票一样,期货也是竞价交易制度,交易者把买价(bid price)、卖价(ask price)的单子挂上去,如果挂单的买价和卖价匹配了,系统会自动帮你成交,从电子盘上下去。经纪行就是帮客户挂单,因为期货交易所实行会员制,一级、二级会员单位可以做经纪行。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银行扮演的角色,更像另外一种——做市商。

  在市场交易中,通常由具备一定实力和信誉的法人充当做市商,投资者向做市商询价、做市商向投资者提供买卖价格,并按其提供的价格接受投资者的买卖要求,以其自有资金和证券与投资者进行交易。

  对投资者来说,可以通过和多家做市商分散交易规避一定压价风险,可能比实盘挂单交易的价格更合适一些。对于做市商而言,它拥有足够多的交易者,可以记录所有投资者的头寸,并根据对行业的了解提供报价,以其自有资金和证券与投资者进行交易,并通过买卖价差实现一定利润。

  中行作为做市商相当于一个小型的交易所,用一些投资人的话说,相当于有个“虚拟盘”,与WTI的价格挂钩。原油宝产品可以理解为开放型的、份额可变的原油ETF,中行是这只ETF的做市商,它再委托国际机构作为经纪行(中银国际、摩根大通)在芝商所操作交易。

  “但类似USO、工行和中行纸油产品并不是简单的油价跟踪器,是通过WTI原油合约换月操作来跟踪油价的,这里面在特殊时期存在巨大风险。”DOTS 机构投资者社区首席执行官郑迪表示。

  WTI合约不像布伦特合约,只接受原油实物交割,并且只有在美国输油管道集散地库欣拥有库容的多头才能参与WTI原油交割。因此有不少投资基金在WTI大玩金钱游戏。美国石油指数基金(USO)就是其中最大的玩家,而USO大体量的换月,也会影响原油价格。

  “USO章程是提前两周进行换月操作,而工行产品大约是提前一周,中行产品仅提前两天。因此21日凌晨的大跌中被围猎的成了中行原油宝。中行换月太晚,没有其他多头会进场了。那天的多头只有两种人:待平仓的空头,和有库欣库容的人。”郑迪表示。

  极端负油价让空头大赚,但却让多头亏损。而由于此前划算的“抄底“预期,不少国内投资者都是“抄底买多”,这也是如此巨大亏损的所在。

  投资者由是指责中国银行在实盘上的亏损让原油宝投资者买单,甚至有论调指出,中国银行用原油宝投资人的资金买多、用自有自己买空,进而让投资者承担损失。

  天首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陈成提醒投资者,中行在芝商所的实盘交易,和中行与原油宝客户的交易是两回事;原油宝是客户与中行之间的协定,所要遵守的是交易协定。

  “目前来看,中行的解释可信,它们的操作也没有违背产品协议。但是这协议原本就是利于银行的。”陈成同时指出。

  反思恪守方案 中国缺乏好交易员

  在郑迪看来,这时候产品设计者可以反思一下,面临不利形势时,我们的产品是否还要僵化恪守原有方案,是否应该相机行动。

  目前来看,USO已经打破了原有惯例,开始提前换月。而且宣称不再公开年操作策略,这被认为是规避自己在极端环境下能导致成为猎杀对象的危险。

  亦有业内人士表示,中行选择移仓时间靠后是因为中行在海外有更强的撮合能力,合约时间越接近,价格差距越小,换作以前行情下也算是为客户考虑,但是这次没想到会出现“负油价”这么极端的黑天鹅事件,他们对于芝商所此前有关“负油价”的风险提示重视不足。

  但许多投资人不能理解的是,中国银行对“负油价”的后果没有预判吗?中行真的没有安排交易员盯盘吗?为什么交易员发现价格直线下跌后没有交易?尤其是在21日凌晨,油价跌到负值的“黄金半小时“。

  一位了解原油期货投资的业内人士表示,在全球商品投资交易领域,中国银行体系已经是中资银行中做得最好的一家了,但是中资机构参与者,包括金融机构、几家央企,都没有一个像样的交易员,与国际水平相差很大,谨慎程度也不及国际原油期货的专业投资者。

  此外,一位金融从业者认为,最大的可能是中行借鉴了巴林银行破产的教训,为了防止交易员道德风险,将其权限锁死了,产品如是设计,交易员想提前操作也不行。

  “中行手里有这么大的体量,为了投资者利益,也有义务在市场风险波动极大的时候,及时意识到风险问题,发现产品问题,做出机制调整。”一位期货投资者表示,但这也取决于银行内部的敏捷程度。

  中行是否履行尽职义务与风险预警?

  从前述对原油宝产品的解构可以看出,在纸原油产品中,“银行没有期货做市商的资质,却实际行了做市商的事情。”有投资者对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成熟的做市商制度中,做市商也要承担责任和义务。比如根据纳斯达克市场规则规定,经纪商和做市商对所有代理客户或与客户的交易“必须尽可能以当时市场上最有利的做市商报价成交”,否则就违背了尽职义务。

  而投资者认为,即便作为做市商,中国银行也并没有履行好尽职义务。“只是短信提示风险就够了吗?CME临时改变规则,允许负油价,要求市场参与者为WTI跌至负值作好准备,而今年的环境如此特殊,风险如此之高,中国银行并没有足够提示风险,给出合适的操作建议。”许多投资人对中国银行号称“提示风险”的说法不太能接受。

  “做风险测试的时候,我填的是可承担30%的本金损失。但没想到原油宝让我本金全无还要倒贴。”有投资者表示,而投资者们也质疑,这样的亏损,能是无杠杆吗?

  期货市场是保证金制度,可以实现少量保证金以小博大撬动资金,因而具有杠杆属性,最大杠杆倍数根据不同交易所规定而不同,可能达到100倍,赚得多、亏损也多。但在各家银行所推出的纸原油产品,保证金和参与交易资金一样,相当于杠杆比例1:1。这样导致,在负油价出现之前,最大亏损就是本金全无。

  因为期货投资具有杠杆风险较高,许多银行发行的直投期货、金融衍生品等的理财产品,风险等级达到R5,适合激进型投资者。而根据投资人们所言,中行、工行等的账户原油,可供风险评定R3(稳健型)以上的投资者投资。

  但目前从投资者的反馈来看,早期对投资者的资格审查和风险教育没有到位,早期宣传的时候说“原油小白也能做”等口号。

  “说是原油小白也能做,3月油价暴跌时也都在公号、朋友圈宣传抄底。”不少投资者均反应,这其中甚至不乏中国银行的基层员工,他们自己都认为这是个稳健的理财产品。

  纸原油,纸黄金,理财账户业务的漏洞

  “账户能源是根据当前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规定设计的产品。”多家银行在账户能源产品的介绍或协义中提示到了监管政策风险,便同时表示产品设计合规。

  但是这次巨大的风险却让市场反思,商业银行是否降低门槛,给个人投资者炒原油期货的渠道?

  “在银行开账户商品业务,比我直接在期货市场开户还要方便。”一位投资人表示。

  若要在上期所能源交易中心开户参与原油期货投资,个人投资者按规定需要在开户前5个交易日账户内可用资金至少为50万;法人开户至少需要100万。而银行账户原油没有资金要求,但最小交易单位为0.1桶,保证金也是参与交易的金额。

  与纸原油类似的,还有纸黄金、纸大豆等产品,更为标准的说法是“账户商品”交易业务。以2013年工行推出的账户原油产品为始,建行、中行、交行、民生、平安等多家商业银行均推出了能通过个人银行理财账户进行的、以人民币或美元买卖(大宗)商品份额的投资交易产品。

  总的来看,账户商口业务包括账户贵金属、外汇、能源、基本金属、农产品等五大类账户交易产品。这些交易产品挂钩国际、国内市场主要合约,只计份额、不提取实物,杠杆比例1:1,实施T+0交易,可提供双向博弈,即做多交易(先买入后卖出平仓)或做空交易(先卖出后买入平仓)。

  这类业务曾是商业银行金融市场业务、个人理财服务的创新之举,现在投资者们所诟病的“开户交易起点低”曾是这类业务的宣传点。账户铜的最小交易单位为1磅,大豆最小交易单位为1蒲式耳,天然气最小交易单位为100万英热,换算下来最小交易金额均小于100元。

  中国银行等商业银行是否存在提供渠道,让不适合的投资者参与高风险的期货交易?

  业内人士表示这个事情定性仍有争议,毕竟中国银行不是经纪行,它并没有去给投资者挂单;原油宝也不是一个期货产品,它只能说是对标原油期货的金融衍生品。

  “我们给银保监会、证监会都实名投诉了。”早在事情发酵之初,就有投资人都联系了监管部门。据投资人反馈,目前已向银保监会和各地银保监局递交材料,而证监会热线表示该事件不在受理范围内。

  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记者了解,银保监会与各地银保监局正抓紧向中行及各地分支行了解情况,统计规模,也在研究和处理。中行内部也在紧锣密鼓地与投资者沟通,研究解决方案。

  “法律现在这方面是缺失的,行业监管上对原油宝产品此前应该没有禁止性规定。”中闻律师事务所马海涛表示。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记者查阅行业文献,尚未找到对账户能源、账户贵金融等产品的禁止性规定,但亦无监管约束的规定。近年出台的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的重点在于去杠杆、去通道,亦未覆盖此类业务。

  “对于投资者来讲,可能只是认为原油宝是一种理财产品,但认识不到其中的风险,如果银行对产品风险等级的评估与投资人风险承受能力不匹配,应该是在产品销售以及风控上存在不合规。”前述律师表示。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