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宇评油价暴跌:自然害怕真空,市场害怕剧变

来源:     时间:2020-04-23 12:22:24     

  本文作者陈玉宇: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

  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

  经济学家圈小编:本文用经济学中的“供需弹性”,来分析原油现货市场价格的变化及其动态规律,尤其是介绍了经济学家对于原油供需价格弹性的计量估计及其含义。原油期货的交易者们,也需要了解“对于供需决定的现货原油价格”的动态变化。

  负37美元,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份交货的原油期货价格暴跌牵动全球市场的神经。负值,这可以相当于“白送+包邮”了。与此同时,现货价格也从此前的40美元/桶跌至每桶略高于8美元,创历史新低,实属罕见。如何客观看待油价跳水?我们至少应该了解这几点(本文探讨的是供需对现货价格的影响)

  1、从经济学角度,油价跳水背后的原因在于油价缺乏“价格弹性”,意味着石油需求或供给,一个很小的变动,足以造成市场价格骇人的数倍变化,按照各类经济学文献研究,大概是5倍的变化。

  2、 学习了“价格弹性”,不仅可以理解此番油价的震荡,还能搞明白历史上“蒜你狠”、“姜你军”、“猪飞天”的真实原因,以后不要轻易被“货币超发”等说法蒙蔽双眼。

  3、油价暴跌对于中国的影响,不能以中国是石油大宗进口国,就认为“油价跳崖于我有利”,这过于简单化了。

和葱姜蒜一样,石油价格也缺乏弹性

  为何油价会跌这么多?先说原理和结论:理解油价波动的规律,核心在需求和供给的价格弹性。因为石油供需的价格弹性只有0.1,这个值在经济学家看来是“缺乏弹性的”。供需的变化对油价均衡价格的影响为5,也就是说供需端假如减少了1%,在现货价格上的反应就是暴跌5%。因为抗击疫情经济暂时“半拉子”停摆,供需端的变化,直接引起“油价数倍下跌”,这也是石油市场自然本性的反应。

  下面具体分析。人们在理解供需对价格产生影响时,大都知道一个朴素的原理:价格下降,大家就多买点,价格上升,大家就少买点,从而再反过来影响市场价格。但许多人不太了解,还有一个影响幅度的问题,在经济学上就称它为“弹性以及其应用”。 我们既要知道供需的力量,也需要了解它们影响的程度,即两条曲线的斜率。

  需求价格弹性,衡量需求量对价格变动的反应程度。需求的价格弹性,可以理解为如果油价减少了10%,其他条件不变,消费者对油的需求量会增加,增加百分之几呢?若增加1%,那么我们就说石油的需求价格弹性是0.1(用1%除以10%)。

  同样,石油供给的价格弹性是对石油生产者而言,说的是如果油价上升10%,生产者乐意扩大提高多少产量,假若乐意提高1%,那么我们说石油供给的价格弹性是0.1。

  全球石油需求的价格弹性和供给的价格弹性,是理解石油市场最核心的两个信息。用数据与经济学供需理论结合在一起,借助各种统计和计量工具,大量学者做了数十篇论文来评估两者的弹性。

  根据最近二十年来,数十篇各色论文的估计,平均来看,全球石油供给的价格弹性是0.1,全球石油需求的价格弹性也是0.1。这是就短期而言,比如三个月半年或一年。这个量级的弹性水平,经济学家往往称之为“缺乏弹性”。比如对供给者而言,价格变化10%,你才乐意(能)调整1%产量。石油需求者,亦然,也同样缺乏弹性。

  为什么会缺乏弹性?这是由于产品特点决定的。短期内,油井的数量是相对固定的,生产能力也就相对固定。就跟我们吃的葱姜蒜、猪肉一样,它们的供给也是缺乏弹性。它有生长周期,长期可以调整,但是短期内调整的可能性比较小。

  当然,需要强调,这种弹性也要取决于所考虑的时间长短,在大多数市场上,供给在长期中比在短期中更富有弹性。一般而言,工业制造品供给弹性比较大,价格涨一点,生产能力容易调整的,价格弹性比较大。

  需求端若降幅为1,

  反映到油价上则为5倍的震荡

  简单的代数推演,石油市场的均衡价格受需求冲击的影响,其变动等于需求价格弹性与供给价格弹性之和的倒数,即5。【1除以(0.1+0.1),石油供需价格弹性的绝对值均为0.1】。

  因为疫情影响,强制的社会隔离措施导致全球石油需求下降了,比如下降10%,均衡油价会下降多少呢?10%乘上5,价格要下降50%。以此类推,若石油需求减少20%,均衡价格将下降100%。

  目前原油价格从40美元/桶降至8美元/桶,降幅为80%,可以粗略倒推,需求端下降了16%左右。

  油价缺乏弹性,意味着石油需求或供给,一个很小的变动,足以造成市场价格骇人的数倍变化。

  2008年石油价格短期陡然升到140美元,不过是当时石油需求的突然增加,带来的短期波动。记得颇有一些人,对石油市场供给需求缺乏弹性认识不足,竟然大谈华尔街的操纵价格阴谋论了一把。所以,多学习一些经济学原理,是必要的。萨缪尔森曾自负地说,只要允许我给各国写经济学原理教科书,我不在乎谁在为那个国家立法执政。

  就如我上文提到的,很多农产品比如粮食、大蒜、姜,大多具有与石油市场相同之特性。短期内,供给与需求皆缺乏价格弹性。因此,产量的微小变动,适足造成市价几倍的变动。前些年,大家所说的“蒜你狠”、“姜你军”也是如此,记得某自称市场主义的经济学名家写文章将大蒜姜的价格波动,联系到货币超发,也是一言难尽。

  未来石油价格走势又当如何?

  疫情受控后,社交隔离措施取消,经济活动稍有复苏,石油市场上述的价格弹性的特点,会使我们看到石油价格会迅速大幅反弹。当然,未来石油市场价格波动,取决于抗疫进程和经济活动水平的恢复,近期将在低位徘徊波动。中远期,随着经济活动回复,石油需求回复,价格将回到石油的长期成本水平,比如40美元/桶。

  油价暴跌对中国完全是好事吗?未必!

  根据2016年美联储一篇论文的说法,石油价格的突然下降,无论其来自石油需求疲软还是来自石油供给的冲击,发展中国家好像比较倒霉,GDP为代表的经济活动会减少。即油价跌,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变差。油价跌,发达国家经济变好,至少如果油价跌是来自石油供给冲击。不过究竟为何这样,该文章只是从数据发现此现象,并未给出所以然。

  石油当前价格如此之低,产油国雪上加霜,这是显见的。长期动态影响则复杂的多。因为石油生产者陷入亏损,并无能力投资于石油挖掘的长期能力建设,甚至被迫破坏性地关闭油井,因此当全球经济重回轨道,石油生产能力可能出现不足,石油价格非正常的窜高,伤害经济复苏,也是可预见的事情。

  美国的页岩气产业受重创,债务缠身,不得不破产重组。美国的挽救方案,会尽量减少产量,保持潜力,一旦需求回复,重新投入页岩油的生产供给。美国需要“保市场主体”,借用我们中央政治局“六保”中的一保,描述美国之选择。

  诚如美联储关于石油的论文,作者发现,油价的走低,对新兴市场国家从历史经验看,会伤害其经济。作者未言明伤害机制。我倒表示赞同其结论。大约原因在于,新兴市场国家,产业调整弹性和管理水平,会在巨大的石油价格下跌情形下,造成冲击,而吸收这种冲击的能力不足。

  有报道显示,我国的几家石油公司面对低油价,陷入困境。几个月前40美元进口一桶的石油,现在只值10美元甚至更低,那当然是亏本的买卖。低油价使得消费者或下游产业短期内略受益,但会使供给者或上游受损,从而影响整个经济运行,总体的收益与受损,并不平衡。所以,如果只是看到油价暴跌,为消费端带来那一点利好,未免短视和以偏概全了。

  那人们会说,“三桶油”应该借此机会大幅度进口原油啊。在价格便宜的时候,多进口一些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大幅”究竟能有多大,又是新的问题。在一些社交平台上,有话题专门讨论“原油大量的储存,在实际的操作中,它既困难又不经济”。简单地说,一方面储备原油能力不是说建就能建,并且在储存上需要避免损耗,稍有不慎就可能是重大存储事故。此外,“三桶油”本身也有石油开采的上游环节,它的开采成本基本是固定的,下游价格下挫,上游自然会承压。

  与此同时,当某些环节的企业因为低油价受损,会传染到其他行业甚至银行体系。石油行业关系国计民生,与之相关的其他产业太多了。中国的情况,不能以中国是石油大宗进口国,就认为石油市场价格跳崖,于我有利。这过于简单化和乐观了。

  在我看来,市场经济,因为供需的力量,无论往哪个方向调整,都不能简单说是好还是不好。比如,未来10年,如果油价平稳上涨或平稳下降,也许最后的总幅度较大,但企业是一点一点、逐渐适应的。

  反之,市场价格的突然激烈变化,无论往哪个方向的激烈变化,暴涨或暴跌都是不好的。因为环环相扣的各经济组成部分,在激烈变化面前,没有办法做及时、合理的调整。

  物理学家曾说,自然界害怕真空。我要说,市场经济害怕剧变。想想,房价短时期内,无论狂涨还是狂跌,都是糟糕的事情。汇率,石油价格等等,皆然。

编辑:admin